Niuyn

银高中长篇整理。

__简繁:

有位朋友说银高短篇蛮多就长篇有点少还不太好找,整理了一下,如果疏漏之下少了哪篇还请大家告知一下,谢啦。


发表两章及以上(除上中下类型)并目前来说没有坑的均算入。


每周更新一次。


另外,银高短篇整理。








已经完结:


1.若无蔷薇 :       章之一    章之二    章之三    章之四    章之五    章之六    章之七    章之八    章之九    章之十    章之十一    章之十二    章之十三    章之十四    章之十五    章之十六(上)    章之十六(下) 完


2.擦枪走火


3.Let‘s Play Again:第一训 上     第一训 下    第二训 上     第二训 下    第三训 上     第三训 下     第四训 上     第四训 下    第五训 上      第五训 下     第六训 上      第六训 下    第七训 上      第七训 下    第八训上      第八训 下    第九训 上      第九训 下    第十训


4.Not a Genius(这篇站内没有找到,是链接到百度文库的


5.Many A Ture Word Is Spoken In Jest:(1)    (2)   (3)


6.坐在倒下的白桦树干上: 1&2   3    4    5    6    7    8&9    10&11    12&13    14&15&番外


7.末日丧尸:【上篇】    【中】    【结局】


8.永久幸福论者:[银高] 永久幸福论者(上)   [银高] 永久幸福论者(中)   [银高] 永久幸福论者 (下)


9.他和他的猫:(上)    (中)  (下)


10.逼良为娼:<1>   <2>    <3>     <4>     <5>   <6>    <7>     <8>     <9>


11.一叶知秋:(上)   (中)    (完)


12.Cross the road:前言    (上)    (中)    (下)


13.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火里莲花


14.轻烟:               


15.互为人,互为鬼:           转×2   (合)   (外篇)


 






连载中:


1.岛民: 1    2    3    4    5    6    设定相关


2.梦十夜:梦十夜   (一)     第二梦①    第三梦


3.年代记:(1)    (2)


4.那么近那么远:01    02    03    04    05~06    07    08   09 上  09 下     10 


5.长州秋:01    02


6.跨越亿万星河:01    02    03    04    05    06    07    08


7.多洛雷斯:1    2


8.坂田(划)高杉悠的日记:【1~37】   【38~48】    【49~53】    【54~62】


9.Time will tell:01    02    03    04    05    06-06.5    07


10.黎明へ:01    02    03


11.流水账:(一)    (二)    (三)    (四)


12.极光,冰河,火:-1-


13.幻想植入:幻想植入°0    幻想植入°1    幻想植入°1.5


14.子夜歌:(一)    (二)


15.将翱将翔:(一)    (二)


16.回:01-02    


17.一日约:(1)  (2)  (3)  (4)    (5)












含或微含威高:


1.修罗场:(一)    (二)    (三)




2.不良教师和不良学生的不良轶事:(一)    (二)




含他人或他cp:


1.蒙昧主义(松银杉):1    2    3.1    3.2    4.1




2.我和他和他的男朋友(银高桂):01    02




3.灵魂契约:1






互攻(可能对家成分略多):


1.失物(已完)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2.原点(已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尾声)




3.缱绻线(已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结)




4.彼方黎明:(一)     (二)      (三)     (四)    (五)    




5.浮生六记(已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幻想症患者


太太的文太多,总结暂且就以上,其他大家自己看吧(负点责










以及,看的时候还请多多支持各位太太,一个红心一个蓝手或一个评论,都能给他们更多力量,谢谢各位啦。

【盾冬亲情向】Hi,kid(0117)

盐碱地Sky:

巴基变小梗。


巴基变小梗。


巴基变小梗。






“猎鹰猎鹰猎鹰!”巴基光着脚丫从卧室里跑出来,一叠声地叫着猎鹰,“猎鹰,你在哪?快出来。”稚嫩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焦急。


山姆笑着摘下耳机,他满怀骄傲地打开卧室门:“谁在找我——”然而他的话没说完,就看到一道金黄的影子飞快地掠过,向着巴基扑过去。


巴基被猎鹰扑得坐在地上,猎鹰伸出舌头在他脸上胡乱地舔来舔去,巴基笑着躲闪:“好了好了,猎鹰……”


山姆上扬的嘴角瞬间耷拉下来,他面无表情地望着那只撒欢的金毛犬,郁闷地想,猎鹰原本是个很酷的名字。


猎鹰也许察觉到了山姆的目光,它吐着舌头向山姆跑过去,扒着他的腿去舔他的手指。山姆感觉自己被蹭了一裤子的腿毛。


巴基跟了过来:“他喜欢你,山姆。”


山姆摸摸猎鹰的头:“我也挺喜欢他的。巴基,你觉不觉得钢铁侠这个名字也挺酷的?”


巴基认真地思索了几秒,摇摇头:“没有猎鹰酷。”


山姆心情复杂,喜忧参半:“嗯,是没有猎鹰酷……”


猎鹰不知发现了什么,它向卧室里面走,山姆牵着巴基在后面跟着。


“你在干什么?”巴基问。


“看比赛,”山姆看一眼电脑屏幕,双方的比分有条不紊地交替上升。


巴基也看过去,他盯了几秒,不解地仰头问山姆:“这是什么比赛?”


“斯诺克。”


“他们穿得好正式啊。”


“英国人事多。”


“哈哈哈……”巴基让他逗笑了,“旺达也这样说过。”


“这是常识。”


这时猎鹰发现了一袋已经打开的薯片,它直接跳上床,把头扎进薯片袋子里,毛绒绒的尾巴翘起来,摇得厉害。


“猎鹰!”巴基惊讶地叫它,“你这个坏孩子,一点都不知道分享!”


山姆揉揉太阳穴:“让他吃吧。”


巴基转过头来看着他,眨眨眼,委屈巴巴的:“我也想吃……”


山姆忍俊不禁,他从电脑上方的木头架子上拿下来一袋烤肉味的,给巴基打开:“小馋鬼。”


巴基抓出一片来,递给山姆,山姆还没来得及吃,猎鹰就冲了过来,一举抢下了那片薯片。


“猎鹰,你真是个坏孩子!”山姆表情夸张地骂它。猎鹰满脸的薯片渣,它期待地望望巴基,又看看山姆,干脆乖巧地坐在地上,尾巴不停地摇。


山姆把巴基抱起来,一手抱着他,一手给他拿着薯片。猎鹰挪了两步,又坐下,正坐在山姆面前,定定地看着他们两个,尾巴在地上扫啊扫的。


巴基看着山姆,有几分犹豫。


山姆挑挑眉毛:“想喂就喂吧,别看我。”


巴基的眼睛弯起来,他抓出满满一把薯片,一扬手撒了下去。猎鹰直接跳起来,然后低着头一点一点找,巴基笑得直不起腰来,山姆一边笑一边回忆吸尘器在哪里。


巴基不知道又看见了什么,他问山姆:“那是谁啊?”


山姆看着猎鹰费力地用舌头去舔一块差不多要跑到床底下去的薯片,漫不经心地回答:“你说谁啊?”


巴基的小手指指向一张被木质相框裱起来的照片:“就是他。”


山姆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心立刻就沉了下去:“那是莱利。”


巴基身子往前挣,山姆就抱着他又靠近了几步。“他是谁?”巴基问。


“他是……”山姆不由得深呼吸,“我的一位挚友。”


巴基又问:“他现在在哪?不来大厦住吗?”


山姆看着照片上的人,挺拔,俊朗,浑身上下都是朝气,但是他死了。他回答巴基,尽量压抑着情绪:“他死了。”


巴基吃惊:“噢……”他悲伤地看着山姆,“对不起,山姆。”


山姆抱紧了他:“……没事,都过去了。”


“你很想他是不是?”巴基靠在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像是在安慰他。


“……有时候是。”


巴基叹口气:“他在天堂一定也会想你的。”


“嗯,我知道。”


他们两个不再说话了,只有猎鹰吃薯片的声音。巴基又扔了一把薯片在地上。


 


托尼端着咖啡杯路过时,猎鹰正在山姆的腿上蹭,它的毛发和脸上的薯片渣都蹭到了山姆的衣服上。


“停下!猎鹰!”山姆叫道。


托尼不由勾起嘴角:“有意思。”


他在厨房弄咖啡的时候听到一些声响,先是猎鹰的叫声,然后什么东西倒下碎掉了,接着是巴基和猎鹰的惊呼,然后是许多的脚步声,人声多起来,吵吵闹闹的。


托尼心力交瘁地翻个白眼,他真想把这群人都轰出去。


“我恨他们。”他对着咖啡机说。


咖啡机没有理会他。


托尼在等待的时候,去冰箱里找些零食,但是冰箱空空的,几乎什么都没有。托尼的眉头一下皱得非常紧:“老冰棍还没回来?”史蒂夫一直负责零食采买。


“没有,”贾维斯回答,“建议您现在去客厅看一看。”


“为什么?我的咖啡还没好。”托尼盯着冰箱里克林特烤出来的、没人爱吃的饼干,纠结着是否要将就一下。


“猎鹰找到一个有趣的东西。”


“哦?”托尼几乎要伸到冰箱里面的的头抬起来,“是什么?”


 


托尼出去的时候,他们一群人围坐在一起,共同盯着桌子上一个点。托尼走过去,身子往前探,看到了桌子中央一个明显沾着狗狗口水的红色丝绒盒子,盒子里面立着一枚戒指。


托尼讶异地张大嘴:“那是——”他环视四周,大家都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


“史蒂夫的求婚戒指。”娜塔莎明了地说了。她的眼神垂下去,于是托尼立刻就知道她早就知道了,这个死女人,居然不告诉他。


“史蒂夫居然要求婚了……”托尼摸摸下巴,“怎么也不说一声。”


“史蒂夫要求婚了,”巴基表情严肃,“可我们连是跟谁求婚都不知道。”


“啊……”托尼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他看到旺达偏过头去,不让巴基看见她在笑。


巴基托着下巴:“史蒂夫说过他还在等他爱的人……那他究竟要向谁求婚?”他非常费解。


“谁知道呢,”娜塔莎看着那个闪着银光的戒指,简简单单的一个圆环,“反正不是我。”


巴基看着她:“我知道不是你,但是谁呢?史蒂夫是不是背着我们谈恋爱了?已经发展到了要求婚的地步。”


“哈,”克林特轻哼一声,“瞒着我们这种事,他还真干的出来。”


巴基瞪大眼睛:“真的啊?”


“可不是。”山姆笑着说,他和托尼交换了一个促狭的眼神。


“那究竟是谁呢?”找不出答案的小巴基因此愁眉不展。


“说不定是个漂亮的姑娘……”山姆说,“深棕色的头发,眼睛大大的,性格很好,不会骂人,也不会打人。”


巴基有些同情地望着山姆,他还不知道史蒂夫爱的人是男性。想到这里,他灵机一动:“是不是他爱的人回到他身边了?”


一双双眼睛看着他。巴基的兴奋很快过去了,快得像阵风,“唉,不会的,如果是那样他一定会和我说的。”


“那他有可能真的背着我们谈恋爱了。”山姆耸耸肩。


巴基撅嘴,没说话。


“应该不可能,”博士说,“史蒂夫很少外出,他大部分时间都陪着巴基,其他时间和我们一起,谈恋爱一定会被发现的。”


“可是现在他就不在,有人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吗?”托尼问。


“哇哦……”克林特故意感叹,“他说不定去约会了。”


巴基又兴奋起来:“和谁和谁?”


“这就不知道了,等他回来我们再问他。”


“真没想到他是这种人……”


“真没想到他居然连我都瞒着。”巴基趴倒在桌子上,无聊地拨弄着盒子上那一层红色的丝绒。光落在戒指上,他好奇地碰了碰戒指,手指缩回来的时候他觉得有什么不对。


“戒指上有字!”巴基兴奋地叫道,如果那是个名字的话,他们马上就能知道史蒂夫究竟要和谁求婚了。


一瞬间大家都没反应过来,巴基把戒指捏在手里,仔细地看。


托尼这时反应过来,他眼明手快地把戒指从巴基手里抢下,高高举起,一副幼稚、无赖的样子:“来啊来啊,你拿不到。”


在他的盲目自信中,巴基站到了桌子上,趁他不备又把戒指抢了回来,这回他攥得更紧。


“我——”他开始念。山姆慌忙伸手去挡,“好了,巴基,把戒指放回去吧。”


巴基不理他,专心又费力地躲着他的手,他向下一撤,山姆没有遮到,他又看见点什么。


“要——”他接着念。


克林特离得远,抢已经来不及了,他大声说:“哦,天哪!窗外飞着一头猪!快看啊,巴基!”


巴基没时间理会他,他在和抢戒指的托尼做着斗争。


“松手,小鬼!”托尼说,他既怕巴基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又怕弄伤他。


“不要!你才松手!”巴基一点没有放弃的意思。


旺达决定出手了。


这时一个声音自门口响起:“你们干什么呢?”


他们都僵硬地看过去,正对上史蒂夫不解的眼神。


“没什么,没什么……”他们干巴巴地回答。


史蒂夫狐疑地望着他们,然后他的手里的食物掉到了地上:“见鬼!你们怎么找到的!”


好像闯祸了,巴基想。


史蒂夫说脏话了,托尼想。


史蒂夫说脏话了,娜塔莎想。


史蒂夫说脏话了,旺达想。


史蒂夫说脏话了,山姆想。


史蒂夫说脏话了,克林特想。


史蒂夫说脏话了,博士想。






TBC


下次神秘嘉宾到。

给你一个碗——写给美队3

semiquaver:

当我第四次去看美国队长3的时候,我的室友说,你必须得写篇影评了。从五月拖沓到现在已经过去小半年,在苏格兰湿冷又安静的夜里,我终于动笔写出了这个极其个人的滤镜严重的日记式的脑洞多的伪装成影评的乱七八糟的不知所云的感慨。


前段时间,内战的蓝光光碟终于寄到我的手上,在那之后我第七次看了这部电影。


我一直以来算是喜欢看电影的,而且对于好莱坞式特效大片格外偏爱,当头一个字是“爽”,所以虽然算不得入坑,漫威的电影倒是看得七七八八。今年上半年,我几乎天天被导师关在实验室里心情一度压抑。我一刷的那天是周六,风风火火地带着“浪费时间”的罪恶心坐了半个小时的公交车去西站附近的电影院,好歹没有迟到。


在看之前,我一度不大看好美队3。先是MCU在复仇者联盟2的糟糕表现,再是那个充满误会的如同小时代:朋友时代的预告片,还加上我首页早我一天看过的朋友的一致差评,都让我其实对这部片只剩下舔舔队长美颜美胸的期待。然而两个多小时的电影下来,我竟然一点也不觉得拖沓也不觉得混乱。回来的路上我坐在公交车上写了个短短的评价,说我爱队长的灵魂。


再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这部片子几乎成为了我的精神寄托。当我一次次订票并且在刚冲出实验室时就冲向影院,室友说我绝对是疯了,因为我从来不把电影看第二遍。


以前的我总觉得,不论怎么样的电影都绝没有短时间内看第二遍的需要,烂片不必受折磨,而好片只需一次就刻骨铭心。当我一次又一次进入影院看同一部电影的时候,那种感觉竟然与我想象的那种知晓一切的百无聊赖完全不同。当我第七次观看它,我仍旧觉得激动人心,并且愈加深刻地爱着电影里的两个破碎的灵魂。


 


说回美国队长系列本身。


我曾为了索科维亚协定的问题和朋友辩论过几天,也为了那些所谓队长OOC冬兵该死的言论气得胃疼,到了今天心情平和了许多。曾预想自己会绕着协议问题就着国权人权等一些问题长篇大论,到现在却只想零零碎碎地谈谈我最喜欢的两个人。


我不止一次开玩笑地向身边的朋友说,美队系列是MCU最伟大最感人的爱情片。这么说除了有颗CP粉安利不止的心以外,其实个人觉得不是没有道理。美队系列贡献了两段MCU里最让我动容的感情,一段是队长和佩吉,一段是队长和巴基。这两段感情在美国队长3里都让我落过泪,而放开盾佩那一支舞的遗憾,盾冬之间的感觉更有种像是身处西伯利亚冰原一般的悲怆又苍凉的浪漫主义。


美队三第一个让我想落泪的地方是一段新闻。“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臭名昭著的九头蛇特工”。我几乎是立马就联想到了史密森尼博物馆的那段解说词,“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咆哮突击队中唯一为国捐躯的战士”。一样的句式,截然相反的评价。我曾经幻想过中士的妹妹若还健在,将会怎么样看待这样的新闻,她又要怎么面对她眨着眼睛一脸迷惑的曾孙。咆哮突击队的其他人呢,如果他们还健在,他们又会怎么想。仅仅是一张模糊的照片,没有任何求证,直接就将一位“烈士”生生撕裂在世界人民的眼前,从为国捐躯到臭名昭著,斩钉截铁,句句刺心。


第二个让我想落泪的地方是罗马尼亚的街头。队2里杀气满满的冬日战士,藏住了他的金属手臂,小心翼翼捏着手里的李子,礼貌地跟摊主说话。他微微笑了,眼睛澄澈,但眼神又有些躲闪,抿紧了嘴唇,看上去一直都很紧张。在罗马尼亚的这段剧情里,他一直都呈现出一种紧绷的鹿一般的姿态,连呼吸都是绷着的。队2结局以后,关于巴基去向的猜测四起,罗素的这个安排有点意料之中也有点意料之外,但让巴基这个角色变得格外可爱可敬起来。他选择在一个小国家,收起一切安身一隅。从他的神态中可以看出,他过得并不安稳,至少是心理上的。但他努力地活着,努力融入普通人的世界。他的小屋有食物有炉灶,尽管胆战心惊却也生机勃勃。他没有依靠任何人,也没有自我放弃,他知道该来的总会来,但在这一切以前,他坚强地活着,对抗命运对抗一切。


第三个地方是柏林,娜塔莎和史蒂夫会面,史蒂夫说“至少他还活着”。从头至尾,队长的心愿就只是“他还活着”。巴基被困在那个玻璃做的囚笼里,仰着脖子。史蒂夫向华生医生提出找个律师,而换来一声冷笑。当时的我几乎控制不住愤怒,同时感到一种讽刺。索科维亚协议明面上的目的无非是通过管控来减少无辜伤亡的问题,但从背后推动它的组织和人却在最初就要一个人为他没做过的事偿命。影片里其实强调过很多次,从一开始,所谓政府就根本没有给巴基机会,他们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至他于死地。他的所有牺牲一并被抹消,九头蛇控制他做的一切也全然算在他的头上,世界上唯一信任他的人只有史蒂夫。


 


多次和朋友说起,觉得MCU的巴基确实是个凄美至极的角色。历数他的人生轨迹,只能用惨来形容。队1时的巴恩斯中士,歪戴着军帽,英俊潇洒,笑起来有种迷人的孩子气。他在小酒馆里说着“hell no”,他不是跟随美国队长,他要看着的是那个永远倔强的史蒂夫。然后他掉下深渊,悲惨的一生才刚刚拉开序幕。他被改造成武器,一次又一次的洗脑,他被抹去了他美好的一切记忆,却仍旧保有他美好的灵魂。到了美队3,他几乎一无所有,他没有亲人没有依靠,没有名誉也没有任何人信任,只有史蒂夫。


该怎么定义他和史蒂夫的关系,我难以找出一个精准的词。他们俩的感情无疑是相当复杂的,我确信是一种混杂着亲情、友情、故乡情和可能有的爱情的综合体,这早就超越了一般来说的恋人这个词代表的意义。对于“过时之人”史蒂夫,他和家唯一的也是最紧密的联系就是巴基。可以说,史蒂夫成就了美国队长的背后,也有巴基的功劳。他们的友谊是当年那个瘦小的男孩的依靠和灯塔,巴基的鼓励包容和爱某种程度上也让史蒂夫成为更好的人。当他一无所有时,他还有巴基。而反观巴基,史蒂夫不光是他与过去唯一的联系,更是他如今救赎自己的唯一绳索。无论是队2的一眼万年,还是队3的重逢,都深刻证明了史蒂夫在他心中的重量。史蒂夫的友情让他甘愿做美国队长身后的那个中士,让他即使成为武器也依然能被唤醒,让他永远还是那个巴基。


我曾经说过,我很喜欢这种有些救赎感的CP。他们像是彼此生命的洪流中的一根浮木,茫茫大海上的一座灯塔,内心生长着对方给他种下的种子,拔不掉,埋不了,就那么生根发芽,让他变得柔软也变得坚强。所以当他迷茫、愤怒甚至于失去自己的意识和过去的时候,总还有个牵挂,这牵挂洗不掉抛不开,生生扎根在灵魂里,是一团柔软温暖的光芒,总在必要的时候引导他回到他的身旁。


CE提过,他觉得导演让两人关系的调转很有意思。确实如此,从七十年前巴基对那个小豆芽的保护到七十年后史蒂夫对巴基的不放弃,身份调转显然。但我看来,他们俩又根本没有变化,史蒂夫依然坚定倔强,而巴基依然善良坚强,他在西伯利亚断臂被史蒂夫搀扶的场景与七十年前那个小巷子的那一勾脖子还是能重合在一起。


 


从冲压机那一段开始,我几乎一直是眼含热泪地笑着,巴不得扯住旁边人的手说“看啊他们还是这么好”。他们仍然有不必训练磨合就自然而然的默契,巴基还会为了“哥们儿有了女朋友”这事情露出一个“你终于长大了”意味的笑,他们还能在下飞机的时候回忆那个红发的多多姑娘。


昆式机其实又是一个泪点。我受不住巴基那句“我不知道我是否值得”,也受不了史蒂夫紧蹙的眉头。他们承受得太多太多了。但当他们准备去面对五个战斗力在巴基之上的冬兵时,却是笑着的。我总觉得,他们那时候是觉得自己回不来的,但他们也从来是不畏惧牺牲的,七十年前他们都牺牲过从没有后悔,七十年后这场即将到来的苦战或许也是一种解脱。他们至少可以抛下一切偏见和不理解,再次并肩,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


有人问过我,说你是盾冬所以看最后那场戏挺爽的吧。但实际上我对最后的九旬老人殴打纽约巨富的观感却更多的是恐惧。我理解托尼,虽然我从头至尾无论是对于法案还是对于冬兵都不站在他这边。他对巴基明显的“亲手扼杀在史蒂夫面前”的腾腾杀意让我恐惧(这点在导演音轨里得到了证实),另外一点让我恐惧的则是巴基似乎一度的自我放弃。前段时间,塞巴斯蒂安在漫展上说到这一点,“如果一定要一个人死去才能结束,那么让我来”。时至今日,这还是像把刀刺在人心里。


当初在电影院的时候,胆战心惊地生怕我道听途说的内战结局上演,直到史蒂夫扶住巴基才松了口气。没想到片尾一完,又是把大刀。印象最深的还是这一幕里的史蒂夫,深深的疲倦和难过,脆弱写在脸上。而我总记得史蒂夫从未有过这样狼狈的样子,从他还是个小豆芽开始,甚至在母亲的葬礼后,他都是坚定的一丝不苟的不曾精神颓靡,而当他站在那个冷藏箱前的时候,我觉得他疲累脆弱,几乎想要哭出来。


我也几乎想要哭出来。这么一说,像是整部片子,都是哭着看完的。但还有许多细节的地方赚过我的眼泪,没有一一地讲。


 


我在队1里最喜欢的台词其实是那句“去未来”。不知道是不是导演的巧思,这句话充满着活力和希望,也像是一语成谶。


1944到2016,七十年,他们来到了未来。巴基那个时候想象的未来,或许是和平的美好的,而真实的未来却是残酷的。世界变了,但黑暗一直都在,但他们俩却始终是光明的。当然,我不否认巴基手中的鲜血。他走过了一段黑暗的岁月,他总是从头到脚的黑衣,甚至戴上黑口罩和护目镜,就像一个行走的囚笼。但最后他坐在瓦坎达的医疗床上,穿的是洁白的背心,笑得如同往昔也不同往昔。导演音轨里说,第三部的巴基与队1队2的两种极端都不同。这点我完全同意,他找回了昔日的柔软却也保留着他的创伤与挣扎。


我着实不喜欢那些谁欠谁的理论,这世界本就没有绝对的是非黑白,这事情也不是我弄坏了你一只笔我扔掉你一块橡皮那么简单。比惨更是没有意义,超级英雄就是个谁比谁更惨的世界。但英雄的意义大约就是在这里。


我也曾希望巴基永远是那个漂亮的受女孩儿喜欢的调皮歪戴军帽的中士,他没有受过摧残,永远快乐而意气风发。但如果他是如此,我还会不会如此深爱他。或许不会,我爱他无忧无虑的容颜,也爱他备受摧残依然不屈的灵魂。


我也心疼过史蒂夫仿佛被时代洪流抛下的无奈,心疼他几乎是傻气的坚持,我总希望他永远有他的咆哮突击队,永远有他的挚友在身旁,永远是被所有人尊重爱戴的美国队长。但吸引我的恰恰就是我不希望他拥有的部分。


我很欣慰在这个系列落下帷幕的时候,他们仍然是我爱的样子。


史蒂夫还是那个坚定的敢于与世界对抗只为坚持自己的信念的史蒂夫。


巴基还是那个善良的内心柔软的却又坚强地对抗一切不公命运的巴基。


 


他们是两个破碎又完整的灵魂,闪着耀眼的光。


七十年,他们印刻在彼此的灵魂深处,共享这世界铺天盖地而来的痛楚。


而他们醒来,笑着说,嘿,我要给你一个吻,就吻在你不为人知的累累伤痕上。



[Evanstan] 克莱因蓝 11-13

枫糖浆:


前文




11.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


  Sebastian自从杀青夜后就没怎么见过Chris。没怎么见过是指,除了电视报纸等等的媒体新闻外。听说他已经回到了波士顿。从纽约到波士顿只有3.5个小时的车程。


  纽约的天气开始变冷了,说话时都会起白雾。


  而现在,当Sebastian站在波士顿的雨里推开那个club的门时,觉得自己就是个傻逼。


  几个小时前,Chris给Sebastian打了个电话,私人用的号码。


  “来波士顿吗?”Chris问,声音透过3.5个小时车程的距离传到Sebastian的耳朵里,有点低哑有点滚烫,他说话的时候听起来失落极了,一声又一声地问,“你来吗?现在可以吗?”


  Sebastian刚拉开一罐冰镇的汽水,溢出来的一些沾在手上,正沿着他的手腕往下淌。他看着滴落在衣服上形成的一小块水渍,想起前几天他还在跟Charles讨论过有关那个叫Chris Evans的人,他的脸和身材真是能四处惹火,天天闷在家里简直暴殄天物。


  可他真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烧到了自己这儿。


  于是Sebastian就说,好啊。


  然后他就出现在了波士顿。


                             


  Chris透过五光十色的光线冲他招手,Sebastian把被淋的湿透的外套脱下来扔在沙发上。


  “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病?”Sebastian坐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


  Chris没说话,低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长睫毛映的他眼廓有点深。


  “……还好吗?”Sebastian承认他是有点不太会察言观色,他看不出来Chris到底是经历了该死的情感危机还是事业挫败。


  “Sebastian。”Chris抬眼看向他时眼睛里全是Sebastian的影子,他喊Sebastian名字时有点黏糊,就像一声轻叹。


  Sebastian之前就说过,他喜欢Chris喊他的名字,但他有时会受不了。这个男人有着男孩般的天性,而又英俊的不行。Sebastian经常会紧张,眼睛不知道往哪儿放才好。


  他想不清楚自己怎么会突然下定决心从纽约跑到波士顿。波士顿下雨,冰凉的水落在他身上也清醒不过来。


  他所有的感情都是混乱的。


  想不明白的太多了。


             


          


12.


  Chris和Sebastian在玩一个听起来下流又色. 情的游戏。而Chris说的时候一派道貌岸然。


  “难以置信。”Sebastian被Chris拉到一个空旷的篮球馆,抱着一个篮球,“说真的……难以置信,Chris。”


  “别紧张,boy。”Chris眨眨眼,他身上还有从club出来时的烟酒味儿,“这是一个私人球馆。我和几个朋友有时候会在这里打球。没有监控,也没有摄像头。”


  Sebastian把球往地上一扔,球被弹得很高,“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没有监控也不代表我就会和你玩那个投球游戏。”


  Chris无辜地摊手问:“你在担心什么?怕输的裤衩也不剩吗?”


  “妈的。两个,”Sebastian伸出手指,“进两个球才能脱一件衣服。”


  Chris与他碰拳,表示同意。


              


  打球是最容易热起来的一个活动。男人们之间显得更为拼命和激烈一些,就像在争夺什么自尊心。


  Sebastian抢球的时候把Chris撞的一个踉跄,篮球撞到篮板弹了一下又重新落回地上。


  Chris撩起自己的T恤擦脸上的汗水,掀起的一角能看到随着呼吸而轮廓明显的腹肌。Chris代谢很快,汗水打湿了他的领口。


  Sebastian投球时还是有种年轻气盛的火热,讲究上篮姿势的连贯性和可观赏性,能引来口哨声和欢呼声的那种。


  当他们各自脱的只剩一条内裤时,战况更加激烈,喘着粗气和流淌的汗水在篮球一声声碰撞地面时交织。


  篮球再次从篮板上弹回,他们共同冲向一个地方抢球。


  然后Chris突然紧紧拥抱住了Sebastian。急促的呼吸还没有平息,胸膛起伏着,手掌贴在Sebastian的背上。


  Sebastian一下子愣住了,Chris的手心烫的他疼痛,酸胀感从心脏蔓延到眼底,细细麻麻的苦涩让他的眼前全是色块,他在这个毫无预兆的拥抱里有点想哭。


  Chris抱着他的时候总是喜欢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灼热的呼吸洒在他的后颈,每次都这样,每次。他的胡子扎的Sebastian有点麻痛。


  “波士顿下雨了,Chris。”Sebastian睫毛颤抖,嘴角弯起的弧度总有那么一丝牵强,“你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你为什么要来?”Chris反问,酥麻的气息从耳廓打着旋,Sebastian的手环住Chris结实的背,紧紧的。


  他总是在Chris面前轻易认输。就像投在篮板上又弹开的篮球,不忍心打断的那通电话,Chris坐在身边时大腿相蹭时心尖都在颤动,将写了手机号码的烟递给Chris后走出门连冷气都驱散不了手心紧张的汗。


  球馆明晃晃的灯光让他想起每一个有关Chris的时刻。


  Sebastian舔着唇,呼吸平复下来让心跳都那么明显。他致力于一个问题的解,到现在才恍然发现其实挺简单的。


  在Chris眼底的蓝将他的影子映的清楚时他就该明白。Chris那么优秀,那么英俊迷人,那么性感,那么、那么……Sebastian将这些自欺欺人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他怎么能不爱Chris Evans。


  事情总要有个因果。所以这一切大概就是从沉沦开始。


                     


  “你想听我说什么?”Sebastian问。


  Chris吻他的后颈,手指拉扯着他的头发,Sebastian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搂住他的脖子偏过头亲上他的嘴唇,这不比那个喝醉了的夜晚。这里没有烟没有酒,只有孤独的篮球。


  他们接吻就像厮打,一路推搡着到了更衣室,Sebastian的背狠狠地撞上柜子时发出一声闷哼,他报复似的狠狠咬了Chris的下唇,他们谁都没有闭眼睛,就像笼子里挣扎的困兽一样眼眶发红。


  Chris搂紧了他的腰,手指掐在腰侧都快留下指印。


  他被Chris的老二摩挲入口的动作弄得浑身颤抖,Chris咬着他的肩膀,亲吻他的锁骨,手臂箍住他快要顺着柜子滑下去的身体。


  “进来。”Sebastian声音破碎,红着眼睛说,“进来……快点。”


  做. 爱本来就讲求兴致,互相拖延着到底是谁折磨谁。


  Chris进入时Sebastian深呼吸了好多次才缓缓的将呻. 吟声吐出。


  这可真疼。Sebastian想,就像心被劈开了一样。他听见Chris喊他的名字,缱绻的沙哑的在他耳边就像行星相碰引起巨大的爆炸。Sebastian闭着眼睛。


  他想,我可真他妈喜欢你啊。


  Chris Evans。


                        


          


13.


  是Chris关门的声音吵醒Sebastian的。


  他全身酸痛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昨天在球场做完之后Chris抱了他很久,久到身上的汗都开始冷却,在Sebastian打了个哆嗦时Chris带他去浴室清理,他把Chris推出门哑着嗓子说自己能搞定一切。


  温热的水流冲刷过Chris留下的印记,身上黏腻的要命,Sebastian靠在瓷砖上想,他真的很想抽烟来冷静一下。


  走出浴室时Chris很担忧地看着他,Sebastian翻了个白眼,也想很大度地摆摆手说只是被同事操了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Chris拉住他的手腕时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Chris带他去了自己的家。当Sebastian被Chris在床上紧紧搂住时,他觉得疯了的或许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


  关了灯的世界只有黑白两色。Sebastian在被Chris的手臂带到怀里时心想他现在已经对末日有所期待,世界在他眼里就像是个黑白默片,而Chris是唯一的色彩唯一的声音以及唯一的神谕。


          


  Chris再次推开门时,Sebastian在床上盘着腿满不在乎地冲他笑。


  “Sebastian。”Chris看着Sebastian眼底被阳光映的通透的那抹蓝,从心到声音都软化了,他说,“衣服还湿着,你可以穿我的。”


  “无所谓。”Sebastian耸耸肩,“我快饿死了,你能不能告诉我现在的桌子上有裹蛋卷还有热牛奶……橙汁也行。”


  “抱歉,kid,你应该尽早明白幻想和现实总是有一定差距的。”Chris挑挑眉,“为了在这一点上帮你一把,只能委屈你吃吐司啦。”


  “滚蛋!”Sebastian瞪着眼睛把枕头扔在Chris身上。但唇边的笑意却一直没有消失,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跳跃着勾勒着Sebastian的侧脸和剪短的棕褐色发丝,然后停留在笑纹里,迷人又可爱。


                  


  Chris当然没有为Sebastian只准备了一份吐司,他做了蛋卷,还有热狗,以及刚刚去楼下便利店买来的牛奶。Sebastian从房间里穿着Chris的T恤和运动短裤走出来,打着哈欠。


  Sebastian咬着热狗,四处张望着,问:“你一个人住这儿?”


  Chris茫然地点点头,喝下一口牛奶,胡子上沾了一圈白,他用纸巾擦了擦,才反应过来Sebastian问的什么。


  “East前几天被我送到我妈妈那里养着了。”Chris解释,“它现在身体不是很好……而我又无法时时刻刻地照看它。”


  Sebastian了然地点点头,安慰:“一切都会好的。”


  他们坐在一张桌子前吃早餐, 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Sebastian坐在沙发生嚼着薄荷糖,浓烈的薄荷气味让他连呼吸都是凉的。


  “我去楼下扔垃圾。”Chris戴着棒球帽,左手拎着垃圾袋,“或许还可以去便利店什么的……你有什么需要我带的吗?”


  “呃。”Sebastian想了想,薄荷糖的碎块在口中慢慢融化,他舔了下唇,说,“如果有可能……去星巴克帮我带杯热咖啡吧。”


  Chris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Sebastian在房间里闲逛。掀开T恤发现Chris在腰间留下的指印已经淡到看不出来了。这里是Chris的家。私人的家。


  Sebastian不自觉地瞥向洗手台上盛放瓶瓶罐罐的小架子,他突然有点担心会找到一支口红。或者任何一个能证明这个房子有另一个主人的痕迹。


  可是,没有。哪里都没有。在这个圈里混的,男人总是会说蜜里调油的情话,女人也总是风情万种。Sebastian有段时间也经常带女孩儿回家,接受公关安排的那些绯闻女友。


  什么时候把常态当病态了。Sebastian也说不上来,现实生活里感情纠葛比电影里烂多了。他和Chris身边都不缺女孩儿,在彼此不认识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年轻火热。


  他看到一个玻璃柜子,里面摆放的奖杯吸引着他的视线。他走过去看着那个男人所获得的荣誉,如同接受了他某个时间段的生活。然后他在最显眼的一排找到了一个玻璃瓶。


  Sebastian忽然就滞住了,指尖点在玻璃上,他看到那个带木塞的玻璃瓶里放着一支烟,上面能看到隐约写着一串号码,这是要在一个角度才能看到那串号码,否则就只是普通的香烟。Sebastian清楚地记着他用笔写下数字时烟纸包裹着的烟草随着笔触下陷的感觉。


  如同一次骤雨。Sebastian觉得自己被浇了个通透,他看着指尖离开时玻璃柜上留下的模糊指纹,质问自己为什么变得这么糟,就像一个冥顽不灵的蠢蛋或者老旧墙壁上掩盖不住的裂纹。


                   


  钥匙在锁孔里转了个圈,Chris进门时Sebastian正躺在沙发上咬着烟用手机看电影,笑的烟都在抖。


  “不知道你介不介意这个。”Sebastian指着烟含含糊糊地说,“我把窗子都打开了。”


  Chris当然不会介意,虽然下一秒Sebastian咬着的烟就被拿走按灭扔进了垃圾桶里,取而代之的是塞到手里的纸袋。


  Sebastian把咖啡从纸袋里拿出来,然后又从袋子里倒出了糖包。


  “怎么去了那么久?”Sebastian随口问,他啜了一小口咖啡,香滑的拿铁让他暖了起来。


  Chris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水,漫不经心地说:“附近没有,我去了另一个街区才买到的。”


  “……”Sebastian沉默了,紧紧地握着咖啡杯,热度浸染地他的手心发烫,他换了只手,盯着手上因为用力而产生的红痕,他想起注意到的Chris的一切,从西装布料到皮鞋再到那就像克莱因绝对之蓝的眼睛,刻意或不经意又有什么分别,Chris的拥抱触摸让他就像被木塞密封的玻璃瓶里寂寞等待有人能亲吻烟蒂的烟。


  Sebastian能感受到Chris刚坐下时身上因跑过的街区出的汗与清晨空气里的凉意相碰撞。他手里的拿铁还是热的。


  “Chris。”Sebastian哑着嗓子,盯着咖啡杯,揉了揉发酸的鼻子,有点飘忽又有点认真地问,“你怎么还不去谈个恋爱呢?”


-TBC  


   


暧昧套路深谁把谁当真。喜欢一个人可真难啊。(说了这篇态度不是很端正还有点狗血嘛(可能甜文写多了,但这篇不是很甜,情感方面比较纠结……


续一秒。让我续一秒。

关于Evanstan的两张羞耻动图

殷放_郝帅:

简直了!


吃了一吨狗粮。



这张每次看都觉得好羞耻啊


超像两个人结婚 后面是神父!


Chris还挑眉 包子又笑的那么甜!


这次活动的照片还是包子的第一个ins



那个friendship的梗


众目睽睽之下太羞耻了!


一吨狗粮!辣眼睛辣眼睛!




Friendship?Fuck you,Friend.I ship Evanstan.

【导演糖】【队3评论音轨节选】你这么爱这个人,我要让你失去他

我最爱的人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人啊,一根头发丝掉了我都心疼😃😃

盾冬官糖保存粮仓:


————————关于巴基—————————


 



  开头洗脑的一幕:



※他经历了许多不幸,而这只是众多不幸之一 ——— 他被关押的地方,他是如何被对待的


 [Hes been through hard times, and this is just a little taste of how it sucked, how he was treated, the facility he was kept in.]


※红本子:一开始是想用更能联系到美队2洗脑机的东西,所以之前构思过用一个“脑控盔”之类的东西。后来才决定用小红本。


※脑控词的选择: 选词是根据俄语里他们的发音以及英文的意义想要选择发音听起来就很强硬的,而意义又会引人深思的词。





安全屋:



概念就是Bucky在躲藏。他居住在很临时的公寓里。他知道怎么从这栋楼里逃跑,他在脑海里想过无数次逃跑路线。他在地板下面藏了逃跑时用的书包。他知道如果他们从楼梯来的话他可以从这里跑走,如果他们从楼顶来的话他可以从那里跑走。他的窗户上都是报纸,为的就是不让他们从外面看到里面。他知道这一天会来,这就是为什么他脱下手套然后说:“总是要打起来的。”他内心已经做好了准备。


这个楼一共12层,他知道如果他可以到8楼的话,他就可以跳到另一栋楼上。这就是为什么在开始打架时他把书包扔出窗外,他明确的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他知道他需要跑到隧道。他已经想好了所有退路,但是他没有预料到黑豹的出现。


[Concept is that Bucky is in hiding, he’s in very temporary housing, he knows how to escape from this building, he thought through it a thousand times. He keeps a go bag in the floor. He knows if they came through the stairwell he can go this way, if they came through the roof he can go that way, there’s a reason there’s newspaper on the windows so they can’t see him inside. He knew this time would come, that’s why when he took the gloves off he said ‘it always ends in a fight’, he’s prepared emotionally. 


He knows if he can get to the 8th floor of this 12 floor building, he can jump to the other building. That’s why in the beginning of the fight he threw his backpack out the window, he knew exactly where to go. He knows he needs to get to the Tunnel. He’s thought through all of this. What he didn’t plan on was BP. ]





Bucky的性格



Bucky在这部电影里经历了至少3种不同的性格。第一个Bucky是电影一开始,安全屋里的Bucky。他不是完全清楚自己的过去,他有些迷茫,他在努力记起自己曾经是谁,在拼凑发生过的事。第二个Bucky是被Zemo洗脑成冬兵模式的Bucky。第三个Bucky是洗脑醒来之后的他。比起安全屋时,他想起了更多的事。


[Another hard thing: tracking Bucky’s conscious in this movie. He’s at least 3 different people in this movie. 1st Bucky who is not fully aware of his past, but somewhere stranded, remembering what he’s done, remembering who he originally was, trying to put it all together, fully powered. 2nd Bucky: terminator Bucky once Zemo turns him back into Winter Soldier. 3rd Bucky: moral wide Bucky after he wakes up from the brainwash. He remembers more than he remembers in the first scene. ]




———————关于队长&巴基—————————


Steve已经拒绝了法案,所以如果没有Bucky的话电影是无法继续下去的了,因为不会有冲突。Steve需要有感情投入,而没有人有比Bucky Barnes更能让Steve有感情投入了。


[Steve would have to be invested, and there’s no greater investment than Bucky Barnes]



这一幕:


冬兵在盾牌后面,我们1944年也会这么拍。这就是一个能体现他们的友谊和联结。他们一起合作。这是肌肉的记忆。


[Winter soldier behind the shield, this is how we would’ve done it in 1944. Just a play on their friendship and the connection these guys have. They operate as a unit. There’s muscle memory]




———————关于2V1————————


※为了让Tony能在第三幕对Bucky真的有杀意,我们需要让他在感情上不稳定。我们用不同的方式去表现Tony Stark,他的道德感和他的自恋相互冲突,而他这次选择为政府放弃自己的自大。他应该为奥创事件负责。你不能一直无视类似奥创的这些事。如果他不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的话,我们就不会再对他感兴趣了。(鹰眼在监狱里呛Tony)是他应得的。他这个角色有趣的就是他的缺点,但是如果你和他交往,或如果你是他的朋友或者同事,这就会让你抓狂。他这次不能再不为自己的行动负责了。


[In order for Tony in the 3rd act to actually want to kill Bucky, we need to make him emotionally vulnerable. Take a very different approach to Tony Stark, make him off-balance and emotionally vulnerable, his moral center and his narcissism is coming into conflict with each other, and he has to make a choice to submit his ego to the government. You can’t blow off things like Ultron. If he doesn’t learn from his mistakes, we will eventually get sick of him. [Hawkeye calling out Tony] was all deserved. What’s so fun about this character is his flaws, but if you’re in a relationship with Tony Stark, if he’s a friend or a co-worker of yours, it would certainly be something that would irritate you. Yes, and he certainly should not be let off the hook time and time again.]


Tony真的想亲手杀死Bucky,他想听他承认他做过的事情,并让他为此受折磨。同时,他伤害Bucky也是为了伤害Steve。你这么爱这个人?我要让你失去他。”


[Tony really wants to murder Bucky with his own hands, he wanted to hear him admit that he did it and make him suffer. He also wants to hurt Bucky to hurt Steve, at this point. “You love this thing so much? I’m going to take this away from you.” ]


※有一瞬间我们想让你相信盾会切到Tony的脸上,但是队长不是那种人。无论他怎样失控,他其实最终目的只是为了让打斗结束。如果你回去看一整幕的话你就会发现这是队长做一切事的目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停止打斗。


[There’s one second that will make you believe the shield will cut off Tony’s face, but Cap is not that kind of person. Cap is the kind of person, no matter how much he loses control, at the end of the day, it’s purely trying to end the fight. If you look back at the sequence, that’s about everything that Cap does. Every move that he makes is to disable. ]


这是唯一一次Steve Rogers故意隐瞒实情,因为他的直接告诉他这就会是最终的结果。Steve有意的盲点就是Bucky。”我不想去考虑他也许真的做了这件事。”


[The one time Steve Rogers knowingly withholds the truth is because his gut told him this would be the end result. Steve does have a willful blindspot for Bucky “I don’t want to look at the fact that he probably did this”]




————————关于写信—————————


这就是队长的性格。他就是这样的人,无论事情有多糟糕,错误有多大,他都会承认自己的参与。他很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并不让感性超过理性。他不是在为自己支持Bucky而道歉。他是在为自己隐瞒信息道歉,这个区分很明确。这不代表他们两个人和好了。这只是队长在做自己。




[He’s not apologizing for backing Bucky, he’s apologizing for withholding that information, it was very specific. It does not imply repair between these characters. It’s purely Cap being Cap, stating his culpability in the situation. }


※美队2之后,在决定美队3的剧本但是还没有考虑到内战时,美队3最重要的线就是寻找Bucky。有考虑过有人想要逼Bucky不再躲藏(这个确实在美队3里也出现了),然后第三幕是操纵股市和钱有关。也考虑过Mad-bomb(把人变成僵尸)。




——————————其他———————————


※导演和编剧笑着说很期待CE穿Nomad制服,还说CE刚刚已经去试衣服了,制服胸前的开口已经开到了肚脐以下。




感谢听译的小天使小聆katielingbff

布加勒斯特之恋(2)

K.I.D:

趁这几天有时间多写一点,过阵子可能就只能周更了。


-----------------------------------------------------------------------------






2


 


酒店坐落在一个宽大的广场一侧,外立面是白色大理石罗马柱式,内部是旧欧洲宫殿式的装潢,中央悬挂着巨大的水晶灯,墨绿色天鹅绒帷幕从天顶垂落下来,木质拼花地板在脚下一路延伸,尽头有一个黑色大理石柜台,后面站着两个穿制服裙的服务员。除了他们几个人之外偌大的大堂里再无别人,伊文斯从服务员严肃的表情之下看出了一丝百无聊赖。他的向导又拿出了几份证明文件,为他办好入住手续,又细心地订了送餐服务,然后便把房间钥匙交到他手里。


伊文斯的房间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单间,洗过澡换好衣服,整理好行李,吃过送来的晚餐,他尝试用了一下书桌上的电话。按照一旁的指示按过“0”之后,酒店前台被接通了。谢天谢地,电话里的女人说的是英语。


“我能不能打一个国际长途?我会按照你们酒店的标准付费的。”


“你想打去哪里?”


“美国,纽约。”


“对不起,打去美国的电话需要申请许可,请问你有许可吗?”


伊文斯挂断了电话。他没想到还有电话许可这回事,明天必须跟那个叫塞巴斯蒂安-斯坦的向导说一下。


实在无事可做,他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视机。很快屏幕上就出现了正襟危坐的一男一女,看起来像是在播新闻。他听不懂这两个人嘴里说的话,于是换了一个频道。可屏幕上还是这两个人,只是右上角的台标和刚才不一样了。他又换了几个频道,依然是不变的内容,再往后就是雪花点了。


伊文斯无奈地关掉电视,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朝外看了看。房间在七楼,此刻暮色已经降临,外面相当安静,暖黄色的路灯下偶有汽车和路人经过,广场对面的街边有几家商店还亮着灯,再远处可以看到一片片密集的小光点,那大概就是布加勒斯特的万家灯火吧。


他决定先好好睡一觉,明天他就真的要开始探索这座城市和这个国家了。


 


第二天早餐之后,塞巴斯蒂安-斯坦如约在楼下大堂等他。今天他在深蓝色的恤衫外面穿了件磨白的牛仔外套,伊文斯觉得他看起来和纽约街头那些年轻人没什么两样。这次他没有像昨天那样选择副驾驶,而是和伊文斯一起坐在了后排。


“伊文斯先生,你昨天休息得还好吗?”


“谢谢你,我睡得很好,你知道,我已经有整整两天没有睡过床了。对了,你可以叫我克里斯,我在美国的朋友都是这么叫我的。”


塞巴斯蒂安-斯坦点了点头,“那么你也叫我的名字吧。”


克里斯突然决定开个小玩笑,“我还以为你会让我叫你斯坦同志。”


塞巴斯蒂安的表情却一下子严肃起来,“不,同志是我们用来称呼自己人的。”


克里斯暗悔自己的冒失,他发誓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而已。正在他沉着脸斟酌该如何回应的时候,塞巴斯蒂安眼神一闪,像是撑不住一般笑了出来,“我开玩笑的,私下里没有人会叫别人同志,那太傻了。”


克里斯毫不掩饰地长嘘一口气,放松身体靠回车座后背。没想到会被这个罗马尼亚人戏弄,不过这倒说明他的向导不是个沉闷死板的人。还有,他笑起来比不笑的时候可爱多了,希望他多笑一笑。


 


白天的布加勒斯特街道平直整洁,确实像托尼说的那样没有恼人的交通堵塞。秋日和暖的阳光透过两旁密植的梧桐树和白桦树斜斜射到脸上,那感觉就像在蹭一只毛茸茸的小猫。这至少是个不坏的开端,克里斯觉得。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郊区的一家机械厂。”见克里斯有些讶异,塞巴斯蒂安解释了一下,“我们考虑到你作为一个外国人可能一开始没有头绪,所以就拟了一个行程,带你去看看罗马尼亚各行各业最有代表性的单位。”


克里斯觉得这也不失一个好办法,但他不确定罗马尼亚官方和他自己对于“有代表性”的标准是否一样。


这是一家始建于十年前的机械厂,和克里斯想象中的并没有多大区别。提前等在大门口的厂长带着他们依次参观了铸造、锻造、冲压、精加工和焊接等等车间,每间厂房里都是一样火热而井井有条的劳动场面。也许那些产自苏联和罗马尼亚的设备不如他在美国去过的几家机械厂先进,但作为一个外行他也挑不出更多纰漏。


不到两个小时他们就看完了整个工厂,厂长递给克里斯几页资料,塞巴斯蒂安为他翻译说这是工厂的介绍和基本数据,他回去可以摘录在自己的稿件里。


克里斯快速地扫了一眼数据那页,上面列举了工厂的产值、生产任务完成率、同比增长率、各部门员工人数,甚至还有今年的劳模数量,“请问你们的利润怎么样?每股收益,呃,我是说,投资回报率怎么样?”


塞巴斯蒂安把他的问题翻译给了厂长,厂长说了一段话,塞巴斯蒂安又翻了回来。


“我们的工厂是国家投资的,一切生产计划都由国家制定,生产出的产品也由国家统一调配,我们从来不单独计算利润。”


“可利润毕竟是存在的啊。比如说要是原材料成本过高,或者产品销路不好积压在库房里卖不动,难道不算亏本吗?”


“不,国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克里斯挑了挑眉毛,把这句话原样记在了笔记本里。


“对了,我想找几个工人聊一聊,可以吗?”


厂长和塞巴斯蒂安同时露出胸有成竹的表情,很快就让等在一旁的助理叫来了一个高大健壮的中年工人。“这是阿尔贝斯库先生,是去年的全国劳模。”


克里斯和他闲聊了几句,问了些是否喜欢自己的工作,家里有多少人,过得开不开心之类的问题,得到的都是非常正面的回答。他又问阿尔贝斯库每个月能拿到多少工资,回答说两百列伊。


差不多是五十美元,克里斯快速地心算了一下。这数字未免低得出乎他的意料,然而塞巴斯蒂安似乎一眼看穿了他的想法,赶在老工人和厂长前面给出了解释,“我们和你们美国不一样,我们这里没有资本家,我们的利益和国家是一致的。而且我们的工人阶级可以享受很多免费的福利,比如说医疗和教育,在这方面没有你们那么高的支出。”


克里斯觉得塞巴斯蒂安这番话并不能解释何以这样的工资是合理的,但他没再多说什么,客气地谢过东道主便离开了。


 


塞巴斯蒂安带他回酒店吃了午餐,下午又去了城市另一侧的一家纺织厂。


整个参观过程和上午差不多,不过那些纺织女工显然比机械厂的男人们更大胆,趁工间休息的时间一下子都涌到了克里斯和塞巴斯蒂安身边,把他们团团围了起来。出于羞涩她们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但很快就叽叽喳喳地说起罗马尼亚语来。


“这是美国来的人吗?”一个年轻姑娘扯了扯塞巴斯蒂安的袖子,“他可真帅啊!你快帮我告诉他。”


塞巴斯蒂安笑着摇头,“不,姑娘,这个我可不会帮你翻译。”


姑娘失望地嘟起了嘴,但她的抱怨立刻被来自其他人的问题淹没了。她们想问美国的女人穿什么衣服、用什么化妆品,美国的男人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年轻的想问美国现在最当红的明星是谁,年长的则想打听克里斯是否能卖给她们一些从美国带来的东西,什么都行。


然而塞巴斯蒂安一个问题也没翻译,“姑娘们,太太们,咱们这儿可是罗马尼亚的样板工厂啊。”


直到工间休息结束的铃声响起,女人们闷闷不乐地回到工作岗位,他们才得以脱身。


回程的汽车上,克里斯问塞巴斯蒂安刚才那些女人们都说了些什么,塞巴斯蒂安沉吟片刻,抬头朝他笑了一笑,“她们说你很帅。”


克里斯知道这一定是骗他的,但看到塞巴斯蒂安那么笑,他也没法生气。


 


一天的行程结束,回到酒店,克里斯问塞巴斯蒂安自己晚上能不能去外面逛一逛。塞巴斯蒂安回答说过几天会带他去剧院和舞会,但今天不行。


“我只是想随便走走,待在房间里实在无事可做,电视里播的东西我也看不懂。”


“你可以整理今天采访的笔记,然后早点睡觉。”


说完他便离开了。


 


好在他还是帮克里斯弄到了打国际长途的许可。克里斯先是打到波士顿的家里报平安,接着就拨通了托尼-史塔克的电话。


“那边怎么样?”托尼的声音一如既往地轻快。


“还好。不过你说对了,他们不打算让我想看什么就看什么,整个行程都是安排好的,还派了个人全程盯着我。”


“我早知道。”托尼并不为自己的判断感到得意,“他们派了个美女特工盯着你?”


克里斯哑然失笑,“我又不是詹姆斯-邦德。”


“恐怕在他们眼里你和詹姆斯-邦德的危险程度也差不多。”托尼在电话那边打了个响指,“现在事情就很清楚了。他们想做出新闻开放的姿态,你被挑中了配合表演。但他们又不愿意真的开放,所以才派人一直盯着你。对了,不是美女特工的话,他们派了个什么人?”


“是个年轻男人,可能年纪比我还小。”克里斯顿了顿,“如果在纽约碰到,我会说他看起来还挺甜的,但其实他很难对付。他会选择性地翻译我和采访对象的话,还会在采访中打断我们自己跳出来解释,他是有备而来的。”


“可是你知道吗?我并不担心。你是集团里最优秀的记者,以前能让黑帮老大的心腹和政府里的深喉开口,现在肯定也能搞定一个罗马尼亚小甜心。”


“你真这么觉得?”


“当然。这种遮掩的态度本身就暴露了问题,找到他的破绽,找到一切的破绽,这是你最擅长的。”


 


 


 


-----------------------------------------------------------------------------




补充说明一下:


1. 关于文章里真人和漫威电影人物混用的问题。。。我暂时决定不改。后面即将出场的人物也一样,如果我觉得真人的人设更合适,就会用真人(比如即将出场的英国外交官希德勒斯顿先生),如果觉得电影角色人设更合适,就会用电影角色(比如说已经出场的有钱人史塔克先生)。


好像是有点任性,但既然柯蒂斯都可以和杰克王子搞到一起,所以也不算太过分吧?




2. 我实在是查不到1980年代罗马尼亚的平均工资和汇率了,所以就照当时天朝的工资翻了几倍,汇率按现在的来。考虑到其实他们当时的经济状况还不如天朝,应该不算在黑。。。吧?







呜哇!!好棒呀

Sylvene_葉子:

【To Fight Monsters, We Created Monsters 】

【盾冬環太平洋AU】

盾冬寫雙駕駛員共感的設定很燃啊!

我渴求環太平洋AU非常非常久了,

寫文送這套P圖明信片有木有小夥伴能陪我玩?


關於髮型的私心...

幫大盾換了個潮髮型,剃掉方鬢角整個人都fashion起來啦~

吧唧則是梳了包子在D23Expo蘇到不行的長瀏海!

親媽粉在吧唧臉上放上瘀傷、割傷也是很心疼的_(:з」∠)_


或許有盾冬雙人同框圖?或復聯全員仿電影海報?


【P圖非手繪,僅自娛,素材均取自網路,請勿二改二傳】


呼噜-hulu-:

盾冬only场刊参图 圆个大峡谷梦   能和喜欢的太太们在一本超开心!

爱与正义的管道工:

一个补充包……这个梗怎么好像玩儿上瘾了不行我得克制一下【